首页
>新闻中心>商务动态
8月出口创新高!看汽车“出海”如何破浪前行?
信息来源:市商务局 发布日期:2022-09-19 08:22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近日,泰州港完成首票汽车整车出口业务,第二批出口的900辆长城汽车也将从泰州港通过水路驳船转运至太仓港,乘国际集装箱班轮抵达目的地。今年以来,连云港港整车出口业务连续8个月创同期历史新高,1-8月出口车辆12.4万台,同比增长30.89%。


眼下,汽车出海正成为我国汽车产业发展的现象级业态。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1-8月,汽车企业出口181.7万辆,同比增长52.8%;8月当月,汽车出口历史上首次超过30万辆。


疫情之下,汽车出口量为何会屡创新高?汽车出海有哪些机遇与挑战?记者一探究竟。


疫情之下逆势突围,更多车企迈向世界级

9月,在湿润海风的吹拂下,连云港港墟沟西作业区停泊着两艘长达170米的滚装船,来自奇瑞集团的3100辆汽车正在陆续登上这一“庞然大物”的舱内,一个多月后,它们将抵达目的地——土耳其。


连云港港滚装业务作业区,可以停靠世界最大的、长达260米的滚装船,也有着可以停放8000台汽车的专业化场地。然而,面对今年汽车出口爆发式的增长,不得不“征用”原本放置其他出口产品的仓库,用于停放一辆辆等待出海的汽车。


“现在我们库里面堆满汽车,来自成都、重庆、武汉、长沙、台州等地的车企都有车辆从连云港口岸出口,其中有70%是通过铁路运输到这里的。”东方港务分公司副总经理彭桥介绍,按现在的发展趋势,未来汽车出口量肯定还会继续上涨,为了满足增长的需求,连云港国际汽车绿色智能物流中心将于10月份正式开建。


对于近年来整车出口业务的变化,彭桥也有着深刻体会。他向记者出示一张柱状图,“一开始,连云港港汽车和工程机械出口发展比较平缓,从2019、2020年起迅速上升,2019年出口机械车辆6.5万台,2020年出口机械车辆8.5万台。2021年出口机械车辆15万台,在全国机械设备和车辆出口口岸排第三,今年出口量则有望突破20万台。”


身处汽车行业多年,在奇瑞国际负责物流相关业务的李楠同样发现,“最近5年,国内汽车主机厂的发展突飞猛进。受疫情影响,2020年海外汽车厂供应链不稳定,产能恢复受限,但国际市场的需求依旧存在。因为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车厂可以实现持续生产,从而迎来了一波出口增长潮。”他说,据统计,汽车主机厂带动的行业有153个,包括零部件配套厂商、仓储物流服务商等,而且也正是因为国内车厂设计、研发、生产以及销售能力不断增强,产业链配套齐全,供应链的持续稳定,才能抓住机遇。


“全世界在疫情之下缺货严重,中国车市库存恢复到中高位水平是难得的成就,为出口和内销奠定了稳定局面。由于库存有保障,乘用车出口也在今年8月创出25.2万的历史新高。”据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数据统计,2021年四季度以来厂商库存迅速回补,今年1-8月累计补库近8万,其中5-8月库存稳定回补。与此同时,今年1-8月,自主品牌对欧美市场和第三世界国家市场的出口实现全面突破,国际品牌的中国基地出口战略也日益体现。


经记者梳理,今年以来各大车企出口数据表现非常亮眼。1-8月,上汽集团海外出口及海外基地销售量累计达到57.99万辆,同比增长56.67%;8月上汽集团海外销量高达10.1万辆,同比增长65.7%,占总销量近20%。前8个月,奇瑞集团出口累计超25万辆,同比增长51.1%,占总销量的1/3,这意味着奇瑞集团每销售3辆车中,就有至少1辆用于出口。业内人士分析,在上汽和奇瑞的销售结构中,出口份额占比已达20%-40%,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成就,越来越多车企正从“中国的车企”迈向“世界级车企”。


欧洲市场成必争之地,海外布局要长期规划

 随着绿色低碳观念持续深入人心,新能源车成为汽车出口的一大亮点。为满足新能源车出口需求,今年以来,连云港港新能源汽车充电桩越来越多。由于出口市场不同,充电标准、充电接口均不一样,对此,港口分别安装了国标、欧标等新能源汽车充电桩。


“因为船公司对于新能源车的装船有一个标准,充电量不能超过50%,超过之后很可能在船上引起自燃,所以汽车出厂时电池电量较低,运输路途长容易造成严重亏电,很多车厂需要在港口给车充电。”彭桥说,尽管目前以汽油车出口为主,但新能源车出口的比重还在不断上升。今年以来,小鹏汽车、蔚来开始从连云港港出口,上汽、奇瑞以及沃尔沃也都有新能源车陆陆续续从这里出口。目前,奔驰、宝马、奥迪都宣布在中国建设新能源车生产线,未来可能在国内销售,也可能返销欧洲等地。


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显示,1-8月,我国新能源汽车出口34万辆,同比增长97.4%。为何新能源车成为汽车出口增长新动能?方正证券分析师段迎晟表示,国内新能源市场发展迅猛,自主品牌在新能源市场投资力度上,远超欧洲、日韩等区域车企,新能源车型出口贡献新增量,同时依托新能源车型发力智能化,较日系、欧美系传统车企取得了较大优势。


目前,欧洲市场已经成为国产新能源车的必争之地。记者了解到,今年,蔚来的产品与全体系服务将在德国、荷兰、瑞典、丹麦正式落地。比亚迪在挪威开设了51家零售及展示门店,目前已与欧洲经销商集团Hedin Mobility建立合作伙伴关系,为瑞典和德国的客户提供电动汽车,首批车辆将于今年第四季度交付。9月13日,上汽集团“全球纯电超能跨界车”——MG MULAN在中国,以及德国、法国、英国等近20个欧洲主要国家同步上市。


对于国内新能源车,欧洲消费者是否买账?“在挪威市场的所有订单中,92%的用户选择了电池租赁方案。平均每四个试驾的用户就会有一个最终订车,试驾转单率明显高于国内。蔚来的产品、服务和创新商业模式初步得到全球市场的认可。”蔚来创始人、董事长、CEO李斌表示:对于全球市场,基本的原则是要长期去规划,精心准备,保持耐心。蔚来从来不期待一炮走红,所以这是个很长期的过程。


解决成本上涨难题,“整车为王”趋势回归

尽管汽车出口势头强劲,前景广阔,但业内这样一句话仍道出了个中辛酸,“汽车出口是给船公司打工,新能源车是给电池厂打工。”


“从连云港到美国西海岸,早在疫情之前,我们以集装箱为例,最低的时候大概1000美元,去年国内市场最顶点价格要18000-19000美元,翻了将近20倍。从今年春节后开始逐步下落,一直降到现在4000美元左右的水平。”工程机械车辆的代理商徐琪军向记者介绍,目前,滚装船运费按照立方来算,即最长乘以最高乘以最宽算出体积,一台体积较大的工程机械可能100多方,原来滚装船每方20-30美元,价格高时涨到每方200美元。


李楠直言,做物流这一块压力很大,经常彻夜难眠。在他看来,一方面是汽车出口的需求在增加,另一方面船的数量并未增加。在国际航运不温不火时,很多船东对未来市场需求持比较悲观态度,所以预定新船也比较少。“造一条船大概时间需要两年到三年,预计到明年都没有新船下水。只有到后年才会新船陆陆续续下水,一舱难求的现状才可能会改善。”


同时,随着原材料价格一路上涨,新能源车企同样面临着巨大压力。上海钢联最新的数据显示,9月13日,电池级碳酸锂涨2600元/吨,均价报50万元/吨。这一价格较2021年年初上涨近8倍,较今年年初上涨近80%。和造船一样,开矿要经历勘探、开采、加工等环节,需要至少2-3年的周期。所以对于车企而言,并不能在短时间能缓解物流及原材料成本上涨。那么“精打细算”就成为眼下可采取的措施之一。


记者了解到,通过铁路运输将汽车送达港口,已经成为车企的普遍选择。汽柴油价格持续地上涨,导致目前的运力不足,一辆小汽车如果采用公路运输,每公里成本约1.6元;采用铁路运输方式,每公里成本约1元。例如,从芜湖车厂运输到连云港港约450公里,采用铁路运输,每辆汽车可节省物流成本270元左右。“因为连云港没有整车进口资质,需要船先开到其他港口,把进口的汽车卸下来,再开到连云港港。如果连云港获得整车进口口岸资质,形成车和船的双向流动,将进一步降低运输成本。”彭桥说。


相关部门的助力也极为重要。连云港海关相关负责人表示,物流方面推行“抵港直装”作业模式,通过提前发送运抵报告,实现汽车即到、即放、即装,无需压港无需等待;通过优化码头功能布局和货物通行路线,减少企业运输成本,提高运输车辆往返周转效率。将滚装船舶列入登临检疫重点保障计划,针对性制定专项支持措施,船舶在港时间平均缩短约25%,有效提高车辆装船作业效率。


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分析认为,未来“整车为王”是必然趋势,整车企业要做产业链链长,通过整合关键产业链,定价权将不断增强。未来做新能源车的企业,整合产业链的能力非常重要,特别是电池产业,必须掌控在自己的手上,否则将会受制于电池供应商。电池是最大的成本,这既关系着生产制造,又关系着售后服务,最重要的是关系到能否盈利的问题,而盈利将直接影响到企业发展和促进汽车消费的可持续性。

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版权所有:江苏省泰州市商务局 苏ICP备05003226号-1 政府网站标识码:3212000024
江苏省泰州市商务局主办 苏公网安备 32120202010312号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